旧版入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最新动态   领导讲话
志愿行动   志愿心得 协会介绍   志愿者社区 电子刊物   志愿者基金
基层信息   文件资料库 学习园地   活动图片 媒体聚焦   关注中山青年 品牌项目   慈善爱心店
 
您现在的位置: 中山志愿者 >> 学习园地 >> 正文
Discard≠Waste——一个菲律宾社区的 “零” 废物实践
供稿单位:市青志协(市义工联)  查看次数:1912 次  更新时间:2012-07-17 00:00

不得不承认,在物质日益丰富的今天,我们用自己疯狂的消费行为制造出了海量的垃圾。面对如山的垃圾,人们手足无措,似乎患上了“垃圾处理迷失综合征”,本能地以“焚烧”与“掩埋”的传统方式开启了人类与垃圾艰难斗争的序幕。然而这种斗争的意义何在,是减少了垃圾,还是节约了资源?答案也许是否定的。开放性的垃圾焚化减轻了垃圾的量却释放了更多的二英等剧毒物质;垃圾填埋不仅占用大量空间,其渗滤液通过生态循环污染土壤、作物和地下水,并最终影响到人体健康。结果人们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来解决垃圾污染造成的环境健康威胁。最重要的是,焚化与掩埋掉的,也许不是垃圾,而是一种资源。这首先关乎我们对待垃圾的态度:被抛弃的是否就是没用的,一无是处了呢?
 


        笔者6~7月间在菲律宾参观访问时发现,当地社区对待垃圾的态度让人耳目一新,他们认为所谓垃圾只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通过生态处理模式,人们可以从垃圾中回收大部分有利的价值。Barangay Bagumbuhay1是菲律宾生态垃圾处理项目中一个操作比较成熟的模范社区,它的运作不仅实现了当地社区“零”废物的目标,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可以为中国社区的垃圾处理提供有价值的参考意义。Discard≠Waste(“被抛弃的”不等于“一无是处”),正是垃圾回收利用的理念基础。


 


 


 


垃圾弃置场消失后的光明转身


 


        Bagumbuhay是菲律宾马尼拉奎松城第三行政区的一个社区,下辖4个街区,23条街道,1200户人家,共约7400名居民。社区规模中等。由村长和社区委员会负责日常管理和行政工作。


 


        社区每天产生的垃圾原先由政府出资支付的卡车收集并运送到Payatas垃圾弃置场。但是2000年7月10日,该弃置场因为持续不断的台风天气发生大面积的垃圾崩塌,致使周围一个贫民社区Lupang Pangako有300多人被垃圾活埋,仅有60多人生还。该弃置场因此被迫关闭。如此一来,该社区每日产生的大量生活垃圾无处安置。由于23条街道中有19条为狭窄的小巷,垃圾运输卡车无法开进,居民皆将垃圾弃置于稍宽些的街道口。菲律宾多雨,长久堆放的垃圾散发恶臭,严重影响居民日常生活。


 


        Bagumbuhay社区由此意识到弃置掩埋这种传统的垃圾处理方式并无可持续性。他们通过调查发现Bagumbuhay并不具备系统性的垃圾收集体系,而居民最大的愿望就是改善垃圾堆砌问题。从那以后,该社区逐渐开始尝试引进垃圾处理的可替代方式,比如堆肥技术。这种技术不仅可以处理食物残渣用来做生物降解,培植中药和蔬菜,还可以将堆肥的成品出售转化成经济收入。


 


        2001年8月,在当地环保组织Mother Earth Unlimited的帮助下,Bagumbuhay社区委员会在社区居民间发动了生态垃圾处理运动,制定了严格的垃圾干湿分类和可降解垃圾回收的分类标准,并且要求每户居民都必须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来。之后又在社区内广泛开展信息传播、教育和交流的环境教育活动,交给居民如何正确地分类,以及如何回收和利用废旧物品,如利用旧的塑料桶来盛放厨余垃圾进行初步的分类。


 


       项目之初,因资金限制无法支付垃圾收集工人的薪水,只能由社区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推着装有大塑料桶的手推车挨家挨户收集垃圾,回收后集中在5个大桶中人工操作堆肥。


 


        幸运的是,这个项目后来经电视台和报纸媒体报道,得到了政府的资金、场地和机器等各方面支持。


 


        据关注垃圾焚化问题的组织GAIA总干事Manny Calzono介绍,菲律宾作为一个禁止垃圾焚化炉的国家,合法的垃圾填埋场只有25个左右,垃圾处理不太系统的垃圾弃置场却有1000多个。近年来菲律宾纷纷关闭了不少垃圾弃置场,如何处理日产生量巨大的垃圾成为困扰政府的问题。因此政府制定了不少激励措施鼓励社区用生态处理的模式自行消化垃圾。主要方式是:可再利用的回收,厨余堆肥,不可回收的再加工。菲律宾奎松城1203号法令规定,村庄社区通过生态垃圾处理项目得到的收入,50%可以为社区自身拥有,以此激励乡村社区发展这种可替代的处理方式。Bagumbuhay因此有能力从经费中抽出一部分来雇佣专职的垃圾收集员工。


 


        笔者访问时了解到,现在他们已经拥有了14位工作人员和一批核心志愿者。社区也得以添置4只不锈钢堆肥的机器。至此,Bagumbuhay社区的垃圾处理项目实现了光明转身。


 


 


 


“零”垃圾造就的生态乐园


 


        Bagumbuhay社区的垃圾处理体系在得到政府支持后逐渐发展完善。每天早上,3名垃圾收集员工推着手推车进入各条小巷,按户收集已经初步分类的垃圾。手推车上一般有多个塑料桶,用来盛装不同种类的垃圾,如纸张、卡通纸、罐头、塑料、金属或者厨余垃圾等。一天下来,通常能收集12桶(17千克容量)垃圾。垃圾收集员工随身携带一个积分簿,用以记录该户因收集垃圾所得的积分。积分到达社区规定的分值的,该户人家可以得到一份社区赠送的礼物。这个小小的细节成功地调动了社区居民的积极性。


 


        垃圾收集完毕以后,按照可回收,可再利用和可堆肥的标准进行分类。可以回收的如纸制品、罐头、金属等由社区统一送到废旧品回收站卖掉。


 


        然而最能体现这套社区生态模式特色的环节莫过于对塑料和厨余垃圾的处理。菲律宾社区的塑料和泡沫聚苯乙烯制品很多,这些不可再回收物品由中心收集之后用粉碎机粉碎,所得的碎屑高温熔化后与泥土混合,借助模型制成各种型号的彩砖。这些彩砖质地较轻,规格和市场一致,可用来铺设街边的步行道。中心主要通过市场销售,增加社区收入。


 


        粉碎塑料用于制砖彩砖加工坊在该社区每天产生的407千克垃圾中,有232千克属于有机垃圾(包括厨余和庭院垃圾)。社区同时采用地下堆肥和地上堆肥的方式来实现有机垃圾的“零”处理。地下堆肥是一种比较传统的处理方式,即在地面挖出深凹,将厨余垃圾、草木腐叶和泥土混合让其自然发酵,其间可以加入促进其发酵的添加剂或者促进剂。一个月后将凹中混合物翻动通风之后即可成为自然肥料。地上堆肥是采用高出地面的容器或缸器进行操作,过程与地下堆肥类似。先将厨余垃圾放入不锈钢的堆肥缸器,设定好缸内的温度与湿度后让其密闭搅拌一定时间。接下来取出颗粒较大的搅拌混合物放入蚯蚓池,由蚯蚓进行生物分解,成为颗粒较小的棕色混合物。此时混合物湿度大大减小,同蚯蚓粪便一起风干晾晒即可装袋。堆肥小部分用来培植菜园里的有机蔬菜和中药,大部分由社区的妇女装袋用来出售。


 


        从整个程序来看,Bagumbuhay社区基本实现了垃圾的零化处理,大大减少了垃圾量,改变了街角巷尾臭味熏天的环境现状,同时将垃圾转变为资源并实现了市场收益。


 


        运作的第一年,社区利用垃圾中得来的资金和政府的部分资金支持成立了生态中心,建立了一栋两层的社区办公场所,一个社区健身馆和篮球场。另外还开辟了一个仓库,购置了垃圾处理的机器。社区还建立蝴蝶园用来人工孵化菲律宾一种珍贵的蝴蝶,在其成蝶后集中放生。鸟舍圈养珍贵的鸟类,帮助其孵育幼鸟。


 


       自此,从垃圾中拯救出来的资源成就了一个生态中心的诞生。生态中心在接受了政府资助的场地之后基本可以自行运作。


 


       2002年,市政府对该项目进行评估时发现该社区52%的垃圾被转化成了资源。前来运输垃圾的卡车的数量从每星期10辆下降到4.5辆,到了200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1.5辆。2003年底该社区65%的垃圾得到了再利用。垃圾运输卡车的身影不再那么常见。2000~2007年间,Bagumbuhay社区通过利用弃置垃圾中的资源,创造了190万比索(约34537美元)的经济效益。除了生态中心的日常维持之外,甚至可以增进社区居民的福利。


 


        该生态中心聘请的工作人员中有4~5名曾经是该社区的药物依赖者或者吵架闹事之人,生态中心成立以后,这些人的生存得到保障,也促进了社区的和谐。每天傍晚,社区的孩子在生态中心的健身房锻炼、打球。由于社区居民对生态中心的认同度很高,他们对于垃圾采集十分配合,并愿意参与到中心的运营操作中来。笔者采访的一位老奶奶,已经在菜园照料蔬菜和中草药4年了。


 


        志愿者发展至今,该社区的发展模式已经成为菲律宾社区处理垃圾的典范,有很强的可操作性。笔者从GAIA的工作人员Gigie Cruz处了解到,菲律宾国内大概有15%的乡村社区采用这种模式处理。对于刚刚禁止垃圾焚化炉建设的菲律宾而言,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典范背后的发展因素


 


         Barangay Bagumbuhay的生态中心之所以能够成为“零”垃圾生态处理的典范,笔者认为以下几点因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当地政府的政策和行动支持


 


        菲律宾是个岛国,陆地面积有限。禁止垃圾焚化炉建设以后又陆续关闭了一批垃圾处理系统不完善的垃圾弃置场。大型垃圾填埋场的消化能力有限,如何解决日益增多的垃圾成为政府制定鼓励政策的动机。Bagumbuhay社区垃圾处理项目的发展得益于奎松城1203号法令的颁布,政府态度开明,赋予社区足够的空间来自足自立自养,并提供场地和机器,推动垃圾生态处理项目的运作。对于企业,菲律宾政府倡导它们发挥企业社会责任,鼓励它们帮助回收利用垃圾来树立企业良好的社会形象。


 


        2.本土环保NGO之间、NGO与政府间的有利合作


 


        菲律宾本土环保NGO如GAIA、Mother Earth Foundation、Eco-waste Coalition等组织一直致力于垃圾的生态处理,倡导采用堆肥的方式来减少资源浪费。正如Gigie Cruz所说,垃圾被浪费了才会被称为废物,合理分类处理后不仅节省因建设垃圾焚化炉浪费的人物财力,也维护了社区的环境健康。秉承相同的理念,这些NGO通常共享资源,并且相互支持,为执行项目的贫穷社区提供技术援助,争取活动资金,这是垃圾生态处理模式得以推广的重要原因。


 


        另外菲律宾的政府与NGO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从事环保公益的Theresa Calo曾经帮助Bagumbuhay社区筹划生态中心,现在她在当地政府支持下,正致力于组建另外一个相同的项目,将与学校教育和社区的旧物利用相结合,成为一个政府支持的项目体系。


 


        3.媒体的重视和深度报道


 


        据笔者对菲律宾NGO访问了解,NGO活动曝光率比较高,当地报纸经常用正面的篇幅来详细报道他们的环保活动。Bagumbuhay社区的项目因为三家报纸的报道受到政府的重视,从而获得资助。笔者参加了一次清理垃圾弃置场的活动,当地著名电视台现场直播,直接促进了环保NGO与政府的良好谈判进程。而Theresa Calo的项目目前也已经接受了电视台的专访,准备在更广范围内推广这种垃圾处理模式。可见,媒体的深度介入有利于促进环保进程。


 


        4.良好的社区基础和公民自觉意识


 


        所谓社区基础不仅包括该社区的地理环境,也包括社区居民的思想认知水平和愿意配合的程度。Bagumbuhay社区项目的顺利实行很大一部分归功于社区居民的配合。


 


        社区的环境教育倡导活动及时充分,有条件的居民在自己的后院堆肥,自行实践。笔者访问菲律宾Cavite城的一个村庄时发现,该村的垃圾收集点垃圾袋寥寥可数。当地垃圾处理项目的负责人告诉笔者,垃圾运输卡车已经1个多月没有来了。大家把可回收的垃圾卖掉之后,基本上都可以在自己家里做简单的地上堆肥,然后用在自己的菜园里。后来采访一户人家时发现,果然如此。他们用废旧轮胎和铁皮桶做容器,制作简单的堆肥同时做垃圾分类。这位负责人解释项目时指着路边的一块石碑说,上面刻的是“村民公约”。可见,垃圾循环和堆肥已经成了村民们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


 


 


 


本土思考


 


        中国近年来垃圾总量一路飞升,焚化炉建设如日中天,然而付之一炬的处理思路备受争议,至今中国内地范围内仍缺乏可实践的垃圾处理替代模式。


 


        Barangay Bagumbuhay模式从一定程度上为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考的途径。在中国以社区为基础开展此类的项目是否可行呢?


 


        据笔者了解,国内目前已经有相关的环保机构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如地球村数年前曾在北京的小区推广垃圾分类,自然之友广州小组也在当地社区有着类似的尝试;上海绿洲曾经实验简单的蚯蚓堆肥,并一度成为社会话题的焦点;绿色中原也在进行蚯蚓养殖,准备利用蚯蚓堆肥做成一个生态垃圾处理项目。


 


        芜湖生态中心和绿满江淮就此组织过一场垃圾生态处理社区化的讨论。来自厦门绿十字的马天南评价,国内一些机构在该领域的尝试虽然简单但意义重大。


 


        这些讨论和实践表明中国已经启动了对垃圾问题的思考。但目前中国环保NGO在该领域的尝试纵然令人欣喜,但也遇到一些困难,集中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环境政策中的垃圾分类标准和收集体制不够完善。具体的社区实践中垃圾箱上只是做简单的可循环与非可循环标注,人们往往不知道该如何分类投放,分类也不彻底,最终还是混合在一起。虽然2002年中国政府提倡分类收集,但垃圾分类收集目前只占16%。


 


        垃圾收集环环相扣,没有一个系统性的配合,即使在社区做到了分类清晰,进入下一个环节时仍有可能变为垃圾混合,前功尽弃。垃圾分类收集贯彻始终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二是缺少社区支持。中国的社区多为楼层式住宅区,做堆肥不太方便。更重要的是社区居民参与的积极性不高,不愿意配合导致项目进展困难。如绿色中原的项目负责人杨晓静所说,困难来自于执行的过程,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在自找麻烦。“我有必要这样做吗?这样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这是居民们对待垃圾生态处理问题最基本的反应。


 


        三是政府能给予的支持有限。从很多地方政府的立场来看,垃圾生态处理麻烦耗时,项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态度一直模糊,不够明确,能给予的支持当然不多。


 


        然而,无论如何,垃圾的生态处理无疑会是垃圾焚化和填埋较好一种替代方式。它既不会造成资源浪费,不会造成人类健康危害,也不会有不良的环境影响。它在中国内地依然有发展空间,只是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中国垃圾生态处理社区化是否能够实现还需有赖于下列条件的满足。


 


        首先是政策支持,否则项目的开展将遭遇资金与环境制约。据悉,国家建设部将出台新的垃圾分类标准,这也许会为垃圾分类提供一个更为详细的政策依据。垃圾收集工作的环节也面临调整的必要,从垃圾收集工到中转站和处理站,每个环节应该具备与分类垃圾相应的处理措施。


 


        其次,社区环境教育依然需要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居民对生态和垃圾的解决与认知的提高是项目能够开展的重要保证。这需要大量的时间感情投入。需要促进公众环保意识觉醒,接受垃圾生态处理与自己利益相关,并把理念支持转化成行动力,真切地投入到这份有意义的活动中来。


 


        最后,争取政府和媒体的大力支持将有利于“discard≠waste”理念的传播和项目的顺利运转。实现垃圾的“零”化,减少垃圾污染,维护环境健康理应成为公共部门的共同职责。


 


        垃圾生态处理作为垃圾焚化和弃置掩埋的替代方式,需要通过社会公众、环保NGO和政府的共同努力才能使其被广泛接受。垃圾正是一个促进我们理解万物的参照物:没有什么全是一无是处。


 


(本文作者系芜湖生态中心/绿满江淮国际项目协调员,感谢Gigie Cruz提供信息)


 


 


 


注释:


 


1. Bagumbuhay  Barangay,是菲律宾本土语言,为“村庄”之意,是菲律宾最小一级的行政单位。


 

 




【加入收藏夹】 【关闭窗口】
  志愿者基金捐赠 >>更多
· 南区春天百货内捐款箱清点金额470元。
· 2012年慈善万人行嘉年华暨百家企业义...
· 2011年关爱空巢老人义卖筹款活动
· 亲子义工到店值班做手工花捐赠的善款60...
· 市直机关工委捐赠10台旧空调,变卖得1...
· 2011年9~10月份慰问慈善爱心店长...
· 慰问慈善爱心店长期跟进的10名困难个案
  慈善爱心店 >>更多
爱心宝宝
时间:2011-08-17
浏览次数:27073